1. <strike id="jqg4b"><pre id="jqg4b"></pre></strike>
      <bdo id="jqg4b"><th id="jqg4b"></th></bdo>

        <em id="jqg4b"><source id="jqg4b"></source></em>
        <em id="jqg4b"></em>
          <nav id="jqg4b"></nav>

          <sub id="jqg4b"></sub>

          專家丨廖其發:幼兒教育必須走出“禁教”的誤區 廖其發 學前智庫 前天 圖片

          2021-01-23 00:00:00

          返回列表

          幼兒教育特別是幼兒園究竟應該教什么與不應該教什么?這是幼兒教育中應當研究解決的最核心的問題。對于這個問題,不少幼兒教育研究者將注重兒童生活經驗的教育推向極端,只強調幼兒的直接活動經驗,反對引導幼兒學習拼音、識字、計算等實體性文化知識,認為學習這些東西就是幼兒教育“小學化”,會對幼兒造成傷害?;蛘J為這些內容小學階段會教,幼兒階段學習了反而對兒童未來的小學學習有不良影響,所以幼兒不應學習這些知識。

          在這些思想觀念的影響下,部分省、地級教育行政部門近年來相繼出臺相關規定,在“去小學化”及“還兒童以快樂童年”的名義下,明令禁止幼兒園教幼兒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內容(為行文方便,這方面的禁令或思想以下簡稱“禁教”)。這些相關理論與政策,事關我國幼兒教育乃至小學教育的發展方向和培養水平,其中的是非不得不加以辨析。筆者認為,在幼兒階段通過適當的游樂性的方法,在兒童游刃有余的范圍之內引導兒童初步地學習拼音、識字、唐詩、算術或數學不僅不會有損于兒童身心的健康發展、生活的快樂幸福,反而對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和生活的快樂幸福都有非常良好的促進和提升作用。下面對此略作論述,以供討論。

          一、“禁教”是將幼兒教育“小學化”內涵泛化的產物

          “禁教”的首要原因是為了遏制幼兒教育“小學化”傾向。但“小學化”的實質是什么?引導幼兒適當學習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是否就一定是幼兒教育“小學化”?

          我國自新式幼兒教育創辦以來,就有反對幼兒教育“小學化”之說?!敖獭笔欠窈侠?首先需要澄清幼兒教育“小學化”的內涵,弄清楚什么樣的幼兒教育是應該反對的,什么樣的幼兒教育是不應該反對的。既然將幼兒教育“小學化”作為一個絕對錯誤的教育現象來加以反對,那必然是違背幼兒教育發展規律的,或者說這樣的教育對幼兒身心發展是絕對有害的。相反,如果在幼兒身心發展水平的范圍內,在幼兒樂于接受的條件之下去引導幼兒學習一些對其終身發展很有價值的東西,則不應該屬于幼兒教育“小學化”的范疇。這應當是判斷幼兒教育是否是真正意義上的“小學化”的根本標準。

          按照這個標準,筆者認為:在幼兒園教兒童學習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實體性文化知識不一定是真正意義上的“小學化”,其關鍵在于如何教和教到什么程度。如果幼兒園完全按照小學的課程安排、采用小學的教學方法和標準來教育和要求幼兒,甚至采用簡單粗暴的方法強迫幼兒學習他們不能接受的內容,這是我們應該反對的。相反,采用合適的方法特別是游戲性的方法,在輕松快樂的氣氛中,在幼兒完全能夠接受而且精力有余的范圍內去引導幼兒學習對其未來發展有重要作用的拼音、識字、閱讀、識數、計算等知識,絕對不是應該禁止或反對的。也就是說,幼兒教育“小學化”并不在于是否引導幼兒學習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實體性文化知識,而關鍵在于教授這些內容是否超越了兒童接受能力、教育的方式方法是否簡單粗暴。如果將任何形式的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實體性文化知識的教學都當做“小學化”來反對,是不科學的,是對幼兒教育“小學化”做了擴大化的理解。

          首先,從教學內容上說,由于我國現行的小學一年級教學標準是以幼兒教育沒有普及也沒有改良為基礎制定的,所以小學是從第一個拼音、第一個漢字、第一個數字開始教起的,這使得人們一見到引導幼兒學習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現象就把其當做幼兒教育“小學化”。而幼兒教育、小學教育本身應當實行什么樣的培養體制特別是應當教什么,應當教到什么程度,還需要重新審視或研究。事實上,幼兒的發展潛力是比較大的,幼兒教育培養水平提升的空間也是比較大的,未來的幼兒教育究竟應當或可以達到什么樣的培養水平,還需要進一步研究。陳鶴琴先生早在幾十年前就指出幼兒園的“功課太簡單”,提出“凡是幼兒能學的而又當學的我們都應當教他”,認為“一個小孩子能夠識字了,不論他是兩歲還是三歲,我們都應當設法去教他識字?!盵1]許多事實和研究也證明一些程度適當的拼音、識字、識數、計算、詩歌等內容完全可以在幼兒階段進行學習,適當地學習這些知識對幼兒身心的發展是有重要意義的(見后面的相關論證)。與此相應,幼兒教育的培養水平提高以后,小學教育的培養起點也應當相應提高。這樣一來,就不存在幼兒階段學習簡單的拼音、識字、唐詩、計算等就是“小學化”的說法了。

          其次,就教育教學形式來說,取消一切傳統知識的學習,完全以游戲為中心、以活動為中心,不等于就消除了教師教育過程中的簡單粗暴或減少了兒童被命令被訓斥的可能性。相反,比起課堂教學,游戲或自主活動更難掌控,活動中的兒童更具隨意性,這要求教師具有更高的引導水平。如果在教師專業水平未發展到可以科學有效地操控以兒童為中心的活動時,活動中的兒童可能會遭受到更高頻率的批評和訓斥,這在幼兒園的活動中并不少見。也就是說,純粹的游戲性活動,不一定能夠避免教師教育教學的簡單粗暴。而另一方面,在適宜的知識學習過程中,教育教學水平較高的老師也能夠將教學活動變得生動活潑,使幼兒非??鞓返貐⑴c其中。即適宜的知識學習并不意味著一定會導致教育教學方式的簡單粗暴。教育教學方式的性質如何,關鍵在于教師教育教學的藝術與水平,而不在于所教內容或年級。因此,用“禁教”來解決幼兒教育教學方式、方法層面“小學化”的觀點是不科學的。

          簡言之,幼兒園或幼兒教育“小學化”應該指教授內容的量或難度過大,以及教育教學方式的生硬粗暴,并非說明拼音、識字、算術等教學活動的存在就一定造成“小學化”。因此,就幼兒園教育來說,應該研究教的“時”與“度”,探索適切的教育教學方式,提高教師教育水平,而不能簡單地絕對地對知識說“禁”。

          二、“禁教”不是兒童快樂的充要條件

          “禁教”的另一個理由是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的學習給孩子造成了負擔,造成了兒童的不快樂和童年的消逝。是否如此呢?

          近年來,針對教育實踐中的一些極端的悲劇案例,理論界出現了諸如解放兒童、還兒童童年說,甚至把進行知識教學的幼兒教育斥責為“虐殺兒童文化”。然而“腦科學的成果證明,潛能是人生而有之的,學習是潛能顯現所必須的,引導兒童學習的早期教育更是必備的……只要在對兒童提出有新意的有一定難度的任務時,關注兒童情緒與興趣等心理因素的作用,關注兒童周圍成長環境的和諧,關注教育者自身與兒童的交流(情感與認知),是完全能夠避免教育走向極端的?!币虼?不能因為一些不好的個案,就推導出“現行學前教育是陷數以億計兒童于水深火熱之痛苦的根源”,更不能因此無視知識習得對兒童終身發展的價值。對不合理的教育現象進行反思是必要的,解放兒童也是必要的,但我們應把兒童從因無知無能造成的不自由中解放出來,培育他們養成科學的精神,而不是讓兒童的大腦發育與發展走向極端的“自然狀態”,[2]以至于在“生物性的快樂”中廢退。

          馬斯洛的需要理論說明,人的需要是多層次、多方面的。同樣,兒童快樂的需要也是多方面的:生理需要滿足的快樂;安全需要滿足的快樂;歸屬與愛需要滿足的快樂;自尊需要滿足的快樂;自我實現需要滿足的快樂等。兒童快樂與否、快樂程度如何取決于幼兒教育者對兒童上述需要的滿足度,不同層次需求的滿足,其所獲取的快樂的層次也是不同的。這些快樂與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知識沒有直接的關系:一方面,即使我們禁止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教學內容,如果幼教人員缺少愛心與耐心,在指導幼兒活動時粗暴無比、責罵不斷;幼兒園環境陰暗臟亂;兒童每天重復簡單的活動,我們的幼兒能夠快樂嗎?另一反面,如果用恰當的方法,在兒童能夠接受的范圍之內,引導他們循序漸進地接受一些有一定挑戰性又符合幼兒接受水平的教育,那么他們在學習中所獲得的自尊、成就的快樂體驗,與通過簡單活動所得到的快樂,是無法相提并論的。

          總之,幼兒階段的知識學習并不一定就導致童年的消逝,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本身與兒童快樂并無直接關系,兒童的快樂是多方面、多層次的。所以,簡單的“禁教”不是“兒童快樂”或兒童身心順利發展的充要條件。

          三、適宜的知識學習可以促進幼兒身心更好地發展

          幼兒教育必須以幼兒為本、尊重幼兒的興趣和需要,要使兒童健康發展,這是沒有疑義的。但幼兒的興趣和學習是互為因果的,不應視興趣為活動的絕對的先決條件。因為幼兒畢竟不可能認識到所有適合他發展的有價值的東西……擴展、引導幼兒興趣的發展同樣是重要的,一味地等待幼兒的興趣產生是消極的。[3]研究表明:我國數千年的幼兒教育歷史和無數杰出人才的成長證明幼兒的發展潛力很大,只要引導得當,兒童就能夠獲得較高水平的發展。歷史經驗和無數事例也證明較早地教幼兒學習一些有一定難度的知識及寓于其中的觀念、習慣、能力的培養不僅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1)我們在這里不再重述相關論證,僅以其他相關材料為據,來說明適宜的知識學習可以促進幼兒身心更好地發展這一基本觀點。

          (一)幼兒具備進行適宜知識學習的身心基礎

          神經科學家將學習定義為大腦中兩個神經元之間彼此產生連接的過程。[4]研究證明,新生兒在出生之際其大腦神經元的總數已接近成人,4歲時,就大腦皮層而言,其突觸的數量甚至于超過成人4倍。這表明腦內神經元之間已建立廣泛聯系,在結構上為神經網絡的組建作好了準備。與此同時,幼兒的一系列復雜功能,如注意、記憶、語言、表達、認知、思維等也在這一段出現并增強。[5]兒童大腦神經系統的發展,說明其具有了進行一定知識學習的基礎。

          首先,幼兒具備拼音、識字等語言學習所需的身心基礎。兒童語言發展所依賴的發音器官、語音聽覺系統及大腦神經中樞在4~6歲時基本成熟,在這一年齡階段,幼兒的記憶容量已接近成人,其機械識記的能力非常強,對無意義音節的識記或自己并不理解的材料的識記速度很快(如背唐詩,原因是識記材料的性質和學習形式引起了幼兒的興趣,如詩歌的韻律),[6]拼音也屬于“無意義音節”,這一年齡階段的幼兒也因其識記能力強而能夠識記。研究表明,3歲前是大腦右半球整體模式識別和機械記憶能力最強的年齡階段,而漢字對于兒童來說,就像一幅幅圖畫,其表意性和方塊形的特點最適合兒童整體模式識別的特點,這為兒童識字提供了生理和心理基礎。[6](185)

          其次,幼兒具備進行包括識數、計算等數學學習的身心基礎。按照皮亞杰的認知理論,“2~7歲的兒童處于‘前運算階段’,這階段的主要成就是兒童通過使用符號發展了內心中表征外部世界的能力。例如字母表中的字母就代表一種符號,數字3也是一種特定的符號?!盵7](247)也就是說,這個年齡階段的兒童具有學習字母、數字等表征外部世界的符號的能力。Gelman和Meck(1986)認為,低齡兒童似乎對某些數字概念存在內隱理解:學前兒童能夠判斷木偶在演示多或少的概念時是否正確;2~3歲的孩子已能比畫手指,說出比如自己年齡的數字。也證明計數是兒童所獲得的第一個正式的計算系統。[7](272)美國幼兒數學教育專家Griffin通過其“數世界”課程(“Number Worlds”curriculum)實驗證明,大部分兒童4歲時會獲得兩類數感先行知識,分別是數數的知識和數量的知識;6歲左右的兒童能把數數的知識和數量的知識聯系起來,形成數量大小的心理表征。[8]也有許多研究(NCTM,Cooper,R.G.,Clements,D.H.,Sarama,J.,Boulton-Lewis,G.M.,Wilss,L.A.,Mutch,S.L.)證明:數、計算、測量、空間/幾何和模式認知能力在個體早期已經有所發展。[9]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學教授、認知科學家艾利森·戈波尼克,華盛頓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安德魯·梅爾佐夫及全球語音發展的最重要的權威帕特利夏·庫爾在《搖籃里的科學家:心智、大腦和兒童學習》一書中通過對搖籃里、托兒所里的嬰幼兒進行長期研究發現嬰兒和幼兒有比我們所認為的更強大的學習能力,并在第一章結語中進一步明確地肯定了幼兒具備算術學習的心理基礎。[10]這些研究成果都表明,幼兒具有初步的識數、計算的能力,適當地進行這方面的教育是可行的。

          (二)適宜知識的學習有利于幼兒身心更好地發展

          腦科學的研究表明,人腦的工作遵循著“用進廢退”的原則。4歲幼兒具有的大腦突觸密度已達到高峰,但如果信息刺激不足、運動減少、神經網絡功能運行欠佳,突觸的數量就會逐漸遞減。即神經元功能上的閑置狀態會導致其迅速凋亡。因此,腦科學家Amold Scheibel指出:“任何在智力上具有挑戰性的事情都有可能成為樹突生長的一類刺激,而樹突的生長則意味著它可以增加你的大腦的計算準備”。[5](221)也就是說,在嬰幼兒成長過程中,各種外部刺激包括適宜的知識學習對于大腦神經元的正常發展及對于神經網絡的建成都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近年來以兒童樸素理論(naive theory)發展研究為代表的領域也強調知識在認知發展中的重要性。[11]識別字母或數字時有困難被列為學前兒童發育遲滯的早期跡象。美國實行的給幼兒提供讀寫能力、計算能力和詞匯技能訓練的優質幼兒園和“提前教育”項目,在前些年來已經獲得的大量數據顯示:“兒童確實得到了提前教育和從長期效應中受益”(Graces,Thomas&Currie,2000;Oden et al.,2000);“對孩子的社會性情緒的發展具有立竿見影的積極作用,包括自尊、成就動機和社會性的行為(Schweinhart et al.,2005)”。[7]這說明給幼兒提供讀寫能力、計算能力和詞匯技能訓練能夠促進幼兒多方面的發展。

          下面我們根據相關的研究成果,分別對被“禁教”的拼音、識字、唐詩、算術等的學習對兒童發展的價值或意義作進一步的論述:

          1. 拼音、識字、閱讀等語言學習,對兒童身心發展有重要意義

          語言學習是學前兒童語言發展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它是指“個體通過有目的的教學活動而掌握某種語言的過程,也是掌握語言符號并使用語言符號與它所代表的事物建立聯系的過程?!眱和Z言發展有賴于語言中樞等神經系統的成熟,同時,外部刺激對促進兒童語言中樞的成熟同樣重要,“在學前期兒童語言訓練時,要對聽、說、讀、寫的能力進行全面訓練,使其得到協調發展?!盵12]

          國外有一個關于幼兒語言發展的25個相關研究的綜述報告,報告認為,語音意識的訓練有利于單詞的識別、拼寫和閱讀理解,[13]而“拼音的學習能夠促進兒童語音意識發展”。[14]在識字方面,日本漢學家石井勛博士在從事幾十年漢字教學后指出:5~7歲是兒童識字的“最佳期”,并進一步指出兒童的這種能力隨年齡的增長而逐漸降低,“年級越高,成績越低?!盵15]這說明,識字應該是幼兒教育需要特別重視的內容。早有研究發現,“較差的識字能力會使兒童閱讀量很少”,[13](422)而掌握一定量的漢字是進一步激起閱讀興趣的需要,進一步發展閱讀能力的需要。[16]研究也證明:“入學時就學會了閱讀的兒童直到六年級一直都是優秀的閱讀者(Durkin,1966;Jachson et al.,1993)。并在一定程度上預示著后期的出色閱讀?!盵13](423)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從三十年經驗中得出結論:兒童的成功主要取決于他們的早期閱讀技能,而且這種技能形成得越早越好。[12](44)相關腦科學研究也發現兒童在5~7歲之前未得到早期語音、詞匯、閱讀方面的培養與后期患閱讀障礙等學習困難的風險之間相關。[17]這些研究結論證明,幼兒學習拼音、識字不僅是可能的,對其發展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2. 唐詩等文學作品的學習對兒童身心發展有重要的價值和意義

          文學與學前兒童教育是密不可分的。作為其組成部分的兒童文學,“最終目的,就是要把在身體、精神、社會方面均未成熟的兒童培養引導為健全的社會人”。[18]劉曉東認為,文化沉淀中的神話、英雄傳奇、民間故事和童話、童謠等兒童文學、民間文學資源對于本能和無意識的喚醒和表達具有重要意義。[19]唐詩無疑是屬于這種“文化沉淀的文學”,至少可以說唐詩中存在著兒童文學。有人把其稱為“唐詩中的兒童文學”,認為它有三種存在狀態:表現豐富多彩的兒童生活、富有兒童情趣的作品;由兒童詩人創作的語言淺近、活潑的兒童詩歌;被一代又一代兒童喜愛和接受的膾炙人口的短小詩作。[20]如《詠鵝》《春曉》《牧童》等作品,其選材、文字的運用和童心童趣的展現既具有兒童文學的美學特質,又符合兒童的認知特點,當屬兒童文學方面的精品。

          總之,唐詩不僅因其生活性和美學化而具有很強的涵養幼兒心靈、陶冶幼兒性情、培養幼兒對周圍事物的洞察力和感受力及激發和豐富幼兒的想象力的認知和情感教育價值,還因其醇厚、悠久的歷史性具有深遠的文化價值及提升兒童作為一種精神存在的生命意蘊。因此,幼兒對適宜的唐詩的學習是非常有意義的。

          3. 算術等數學知識的學習對兒童發展有重要意義

          美國當代幼兒教育專家Brewer指出,早期數學認知能力包括數字以及計算、數學推理、概率與統計、測量、幾何與模式認知能力,其中數字以及計算是最為核心的能力。[21]美國數學教師協會也認為,早期數學能力包括對數和數量關系、形狀、空間、對稱以及模式等的認識能力。[22]這說明,通過適當的引導,幼兒能夠具備多方面的數學能力。

          就數學學習與加工而言,認知神經科學的研究發現,數字意識(有關數字及其關系的知識)在數學能力的獲得和發展的過程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23]數字意識也即數感,美國數學科學家Dantizig于1954年就提出兒童的數感概念,它被解釋為對數的流暢性和靈活性,對數字意義的感覺;進行心算的能力;看待世界的能力;進行比較的能力。[24]我們應當注意,進行“心算”已經超越了我們對幼兒要求的“實物計算”水平。研究證明,兒童數感的發展主要在學前和小學低年級階段進行,能影響兒童以后數學學習的興趣和自信心,與兒童以后的數學成就密切相關。[25]因此,相關研究者主張較早為兒童提供豐富的非正式數學學習環境與經驗,促進其早期數學認知發展,避免片面化的傾向,培養兒童全面、均衡的數學素質[26]。簡單的計數和算術屬于兒童“早期數學認知能力”和“兒童全面、均衡的數學素質”的范疇,對它們的學習有益于幼兒邏輯思維、創造等能力的發展,也是幼兒解決簡單日常生活問題的必須技能,是幼兒進行科學探究的知識基礎。因此,幼兒園階段的兒童進行簡單算術的學習非常必要。

          綜上所述,在幼兒階段適當地學習拼音、識字、唐詩、計算等知識,不僅是有益的,也是可行的。無論是幼兒教育還是小學教育應當依據幼兒教育的改革和兒童身心發展的變化與時俱進,不能夠因循守舊。

          結語

          兒童作為一個生命體,不僅是自然的肉體存在,也是社會的文化存在,他們的健康成長不僅依賴于生物體的自然成熟,更需要適時適當的教育教化。追求兒童“淺層快樂”的“禁教”,低估了幼兒的發展潛力,不利于我國幼兒教育乃至整個教育體系培養水平的提高,不利于兒童身心健康發展,甚至會影響兒童的潛能的開發、扼殺兒童好學的天性,從而會嚴重削弱民族素質提高的基礎,也會將一些可能的天才或杰出人才扼殺于幼稚時期。

          幼兒教育究竟應該教什么,可以教到什么程度,如何教才更加有利于兒童身心的健康發展,不能憑主觀臆斷,也不可偏信某一種學說,應該以兒童心理發展水平為基礎,以幼兒身心健康發展為目標,遵循因材施教的法則,通過理論研究和實驗等途徑來確立富有靈活多樣性、動態生成性的幼兒園教學標準及相關培養體制與機制。也就是說,對幼兒教育階段的拼音、識字、識數、計算等實體性的知識教學不能一禁了之,應當允許第一線的幼教工作者在這方面多做自主探索,同時應當支持、鼓勵虔誠的研究者開展相關的實驗研究。不僅如此,有關部門應給予合理的引導。與此相應,小學教育在招生制度、升留級制度及具體的培養體制與機制等方面也需要做相應的變革,從而使未來的幼兒教育與小學教育能夠真正做到有機地銜接,從而為每個兒童的順利發展創造良好的條件。

          來源:學前智庫公眾號

          午夜DJ免费高清影院_欧美肥妇BBWBBWXX_XUNLEIGE入口日本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