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ike id="jqg4b"><pre id="jqg4b"></pre></strike>
      <bdo id="jqg4b"><th id="jqg4b"></th></bdo>

        <em id="jqg4b"><source id="jqg4b"></source></em>
        <em id="jqg4b"></em>
          <nav id="jqg4b"></nav>

          <sub id="jqg4b"></sub>

          關注丨高師院校在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上的戰略定位

          2021-02-24 09:36:10

          返回列表

          摘 要:補齊少數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短板”,加強少數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是關鍵。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是培養高素質學前教育教師隊伍的主陣地,在少數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上具有重要的戰略定位,主要體現在:扎根民族沃土,煥發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生命力;深化專業建設,保障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質量與特色;堅定政治站位,支持民族團結教育與國家繁榮富強;升華戰略地位,打好全民終身學習教育體系之基石四方面。

          “人生百年,立于幼學”。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兼具基礎教育之基礎與民族教育之起點的關鍵身份,黨和國家一直予以高度重視和支持。黨的十九大以來,民族地區學前教育事業加速駛入“快車道”。據2019年《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事業改革和發展情況的報告》公布的數據,2010年至2018年間西部地區幼兒園總數增加了127.5%,新疆、貴州、廣西等少數民族聚居地區學前三年毛入園率提高了30多個百分點[1]。但由于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問題的長期性與艱巨性,現有幼兒園建設規模與數量還不能滿足基本普及學前教育的需要[2]。同時,與民族地區學前教育擴張速度相悖的是,學前教育師資補充跟不上、師資隊伍整體素質較低。

          補齊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短板”,解決師資培養問題是核心。高等師范院校學前教育專業是為國家及民族地區培養學前教育專業人才與高素質師資隊伍的主要陣地。2015年《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也指出,民族地區師范院校要形成教師培養補充長效機制,并鼓勵、引導各地區師范院校人才培養向民族地區傾斜[3]。面對民族學前教育現狀和國家賦予的使命擔當,高師院校亟待明確在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上的戰略定位。

          扎根民族沃土,煥發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生命力

          我國師范教育開設之初,便是面向服務與解決基礎教育階段學生受教育問題,是為基礎教育“造血”的動力源,這對于民族地區來說意義更甚。多民族、欠發達是民族地區經濟、社會與教育發展的長期特點,作為基礎教育之基礎的學前教育發展滯后、人才短缺、師資力量薄弱已成為當地面臨的重大民生問題。服務民族地區學前教育事業發展與師資培養培訓,高等師范院校責無旁貸。

          一方面,高師院校是教師教育的“母機”,以其資源配置、人才培養與專業優勢,造就了大批堪當民族復興大任的大國良師,為各地基礎教育、學前教育師資培養奠定了堅實基礎。扎根于民族沃土的民族地區高師院校及其學前教育專業,更是肩負著直接為當地學前教育培養合格教師的使命,是民族地區學前教育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重要支撐。截至2019年,全國共有605所院校開設了師范教育,其中高師院校數量占比33%[4],更有新疆伊犁師范學院、云南師范大學、廣西師范大學、貴州師范大學、西北師范大學等省部共建高師院校直接辦在少數民族聚居地區,其學前教育專業為當地學前教育師資培養做出了巨大貢獻。如,貴州省2010-2018年共新增公辦幼兒園教師40000余人,與2010年相比增加了6倍之多[5],開啟了學前教育的“逆襲”之路。而這,離不開貴州師大等當地師范院校以及全國各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辦學的支持。

          另一方面,除直接培養學前教育專業人才與教師隊伍外,高師院校也是國家實施幼兒園教師“國培計劃”項目的主要承接單位,對我國邊遠地區、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在崗教師的專業培訓與發展發揮了中堅力量的作用。在“教育2020‘收官’系列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司長任友群指出,要持續實施“國培計劃”以重點支持中西部的中小學、幼兒園教師和校長的專業化培訓,助力提升欠發達地區基礎教育、學前教育教師和校長的教學與治校能力。作為落實“國培計劃”的高師院校,在其中的作用與價值不言而喻。

          深化專業建設,保障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質量與特色

          “支持師范院校設立并辦好學前教育專業”[6]是國家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與規范發展的重要意見。學前教育專業建設的“好壞”直接影響學前教育師資培養與培訓質量的高低。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底子薄、欠債多,為辦好人民滿意的學前教育,在擴充民族地區幼兒教師隊伍數量的基礎上,更要完善其教師專業培養體系,提質培優、以質圖強,這對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建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7年教育部出臺《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實施辦法(暫行)》,正式開啟以高師院校為主體的中國師范教育專業認證工作,并建立起涵蓋基礎教育三大階段,囊括專業建設質量基本要求、合格標準、卓越標準三級監測標準的專業認證體系。實施學前教育三級專業認證,成為規范和深化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建設,提高學前教育專業質量水平,保障高素質學前教育師資隊伍培養的有效舉措;專業認證結果也關乎一校未來的資源配置、經費投入、生源吸引等方面的優勢獲取。

          據教育部辦公廳公布的數據,2019年全國各高校共有62個專業(含2016—2017年26個試點專業)通過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其中陜西師范大學、廣西師范大學等5所高校的學前教育專業通過第二級認證;2020年全國各高校共有159個專業通過師范類專業認證,其中西南大學等18所高校的學前教育專業通過第二、三級認證,其學前教育專業辦學與畢業生質量受到國家和社會的認可。對標學前教育專業認證標準,部分地方高師院校尤其是民族地區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在課程教學、合作實踐、師資隊伍、人才培養等方面距離學前教育專業辦學的基本要求仍有差距。

          對此,各地區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有必要以國家標準為引導,理順自身專業建設思路,在保證規范性的基礎上提升辦學水平,深化專業辦學特色。民族地區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應充分挖掘自身優勢,借鑒他校成功經驗,努力提升學前教育專業辦學質量。一是堅持從民族地區實際需要出發明確辦學方向,重視課程與教學的專業性、實踐性與多民族文化特點的融合,加大教師國家通用語言教學能力與當地課程資源開發能力的培養力度,真正為少數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培養留得住、用得上的骨干教師隊伍。二是加強“雙師型”民族學前教育教師隊伍建設,培養兼備幼兒保教知識技能與班級管理育人能力,以及民族學前教育領域專業理論知識與研究能力的復合型教師,同時服務于當地學前教育發展與民族文化傳承。

          堅定政治站位,支持民族團結教育與國家繁榮富強

          我國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要“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7]。民族地區的教育問題是民族團結進步事業與國家教育事業的“交匯點”“接合部”,各級各類教育都要高度重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民族工作的長期性、復雜性、重要性,以及學前教育在人才培養階段中的奠基性、啟蒙性賦予了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工作無可比擬的特殊地位,它關乎國民素質的整體提升,以及國家民族政策與民族教育在基礎教育根基階段的有效體現,對于維護國家統一、社會穩定與民族團結進步有著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

          在學前教育階段加強國家認同意識與民族團結進步教育,是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的天然使命和關鍵任務。學前教育階段適齡幼兒處在語言、認知、行為、態度、價值觀等形成與發展的關鍵期,結合不同地區、不同民族學前幼兒的身心發展特點,開展民族團結與民族文化知識啟蒙教育,孕育民族團結基本意識,在幼兒心中埋下民族團結的種子,對于日后形成對中華民族文化的認同與國家統一的全面認知,以及正確處理民族關系的能力具有基礎性與決定性作用。

          學前教育教師的國家觀、民族觀、文化觀及其民族團結進步教育的水平主導了幼兒園開展民族團結進步教育的效果,對于幼兒有著直接而深刻的影響。高師院校尤其是扎根于民族地區的地方高師院校應當“認真履行守護民族團結生命線的政治責任”[8],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下,結合民族地區實際情況,在培養與培訓學前教育專業人才的過程中多途徑加強民族團結進步知識、國家民族政策及法律法規教育、愛國主義教育、思想政治教育等基本理論與實踐教育教學,牢固樹立民族團結進步與國家統一的觀念,將打造一支旗幟鮮明、立場堅定的民族團結進步教育師資隊伍,作為其學前教育專業辦學的目標與責任。

          升華戰略地位,打好全民終身學習教育體系之基石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開篇點題,“學前教育是終身學習的開端,是國民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9];《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強調要“建成服務全民終身學習的現代教育體系,普及有質量的學前教育”[10]。在國家頂層設計和全面部署下,學前教育在構建全民終身學習教育體系中的基礎性地位被一再重申,走好終身教育的第一步成為學前教育義不容辭的使命。

          首先,學前教育事業的發展是實踐終身教育理念的動力與基石。學前教育是全面發展的教育,學前教育的內容包含了幼兒智力因素與非智力因素的形成與培養。2001年教育部頒布的《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以下簡稱《綱要》)將幼兒園教育內容系統劃分為健康、語言、社會、科學、藝術等五大領域,有利于從多維度促進幼兒知識、技能、情感的養成與社會化發展。同時,學前教育是人生教育的第一階段,也是與生活教育結合最緊密的時期?!毒V要》指出幼兒教育“應與家庭、社區密切合作”,“綜合利用各種教育資源,共同為幼兒的發展創造良好的條件”[11]。家庭、社會等非正規教育機構的影響伴隨個體發展的一生,為幼兒園的正規教育起到了有效補充作用,對于幼兒的長期、全面發展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因此,實現學前教育事業的良好發展是踐行終身教育理念關于“教育覆蓋個體發展全過程、一切方面”的基石。

          其次,構建服務全民終身學習的教育體系是未來教育整體改革的方向,終身學習與教育理念為實現學前教育事業的欣欣向榮提供了更為廣闊的平臺。一方面,終身教育理念凸顯了學前教育的地位與重要性。以兒童早期智力發展科學理論與研究成果為基礎的終身教育思想強調,幼兒階段的學習經驗對成年后的發展有著持久而直接的作用,學前教育是個體未來發展的基礎、終身教育的起點,它的影響將伴隨人一生的學習與發展。另一方面,加強師資隊伍的培養是構建服務全民終身學習教育體系的保障。教師是落實全民終身學習教育體系建設的工程師。終身教育理念是對傳統教育模式與師生關系的徹底變革,學習者的需求與特點是終身學習社會中教與學的基點,教師的作用在于提供不斷的支持以激發個體潛能,滿足學習者需要。在學前教育階段,教師不僅要以支持者、引導者的角色與幼兒交流互動,培養幼兒的學習興趣、理解能力與正確的價值觀,做好幼兒的榜樣;也要以學習者、研究者的身份不斷提升保教專業能力、教師專業素養與專業研究能力,適應終身學習社會的發展需要。

          民族地區學前教育是國家學前教育體系的重要構成,也是各地區學前教育發展最薄弱的環節。以學前教育為起點、以全國人民為對象,實現構建全民終身學習教育體系的戰略目標,大力發展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勢在必行。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作為學前教育發展的“造血”站、師資培養的主陣地,基于終身教育和終身學習理念,補齊少數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短板”,全面提升少數民族地區學前教育教師規模與質量,應當上升至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人才培養的重要追求與戰略高度。一方面,積極培育學前教育教師的終身學習與專業發展意識及能力,做好兒童發展與教育專業理論和實踐的學習者、研究者,以及合格的幼兒成長引導者。另一方面,重視幼兒教師的職后教育,為當地幼兒園提供職前與職后教育一體化的教師培養與培訓服務,尤以鑄牢師德涵養與教育情懷貫穿學前教育教師職業生涯始終,推動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力量持續發展。

          結語

          學前教育教師肩負著發展一地幼兒教育與提升教育質量的重要使命。高師院校以其得天獨厚的資源與人才優勢,以及開展教師教育與社會服務的職能責任,在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上具有重要戰略地位。以高師院校學前教育專業為主體,擴大民族地區學前教育師資培養規模,不斷提升教師培養質量與民族特色,打造一支政治立場堅定,具備終身學習與專業發展意識的學前教育教師隊伍以服務于民族學前教育發展增速提質,讓所有幼兒都能享有平等、優質的學前教育。

          參考文獻:

          [1] 陳寶生.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事業改革和發展情況的報告——2019年8月22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上[J].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報,2019(05):867-872.

          [2] 貴州省教育廳.貴州省“十三五”教育事業發展規劃[EB/OL]. (2016-11-07) [2020-01-05]http://jyt.guizhou.gov.cn/zwgk/xxgkml/ghjs/zxgh/202011/t20201123_65341608.html.

          [3] 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民族教育的決定[J].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報,2015(25):25-32.

          [4] 朱旭東,趙英. 為建設教育強國提供“第一資源”[N]. 中國教育報,2019-11-21(06).

          [5] 景應忠,朱夢聰. 貴州學前教育逆襲之路[N]. 中國教育報,2019-04-07(1).

          [6] [9] 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J].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報,2018(33):29-35.

          [7] 楊勝才,趙繼偉. 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N].學習時報,2017-11-27(004).

          [8] 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全面深入持久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工作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意見》[J].中國民族教育,2019(11):4.

          [10]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J].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公報,2019(Z1):2-5.

          [11]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M]. 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1.

          (作者史秋衡系廈門大學“南強重點崗位”教授、高等教育質量與評估研究所所長、貴州師范大學校長助理兼教育學院院長,孫昕妍系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碩士生)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構建服務全民終身學習的教育體系研究”階段性成果。項目負責人:史秋衡;項目批準號:20ZDA070。

          (《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2期)

          作者:史秋衡 孫昕妍


          午夜DJ免费高清影院_欧美肥妇BBWBBWXX_XUNLEIGE入口日本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