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ike id="jqg4b"><pre id="jqg4b"></pre></strike>
      <bdo id="jqg4b"><th id="jqg4b"></th></bdo>

        <em id="jqg4b"><source id="jqg4b"></source></em>
        <em id="jqg4b"></em>
          <nav id="jqg4b"></nav>

          <sub id="jqg4b"></sub>

          關注丨區域整體規劃全面推進民族地區學前教育

          2021-02-25 10:46:48

          返回列表

          編者按:民族地區大力發展學前教育的意義何在?如何促進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的跨越發展?如何在大力普及學前教育的今天,提升民族地區農村地區學前教育的質量?貴州省發展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的經驗,可以給我們提供一些實踐路徑和啟示——解決少數民族學前兒童聽懂、會說普通話,可以為義務教育階段及以后的學習打下基礎。學前階段學好國家通用語言成為提升民族地區教育質量的一個重要因素。

          貴州有3個民族自治州、11個民族自治縣、253個民族鄉,行政區劃單位46個,占全省行政區劃單位的52%。全省有54個民族,世居少數民族17個,少數民族人口1254萬,占常住人口的36%。苗族、布依族、土家族、侗族、彝族人口占少數民族總人口的81%,主要聚集在黔東南、黔南、黔西南、黔東及黔西北,呈大雜居小聚居的分布態勢?;谏贁得褡宓姆植继攸c,民族聚集地同一教育機構中兒童的民族多樣性和文化多元性對貴州教育工作者提出了巨大的挑戰。

          上世紀80年代末起,貴州通過邊研究邊實踐,探索了一條在多民族省份發展學前教育的經驗。通過實踐,我們得出如下啟示:一是入學前聽懂、會說普通話,是民族地區學前兒童入學準備的重要內容,是促進小學教育質量提升的重要基礎。二是民族地區學前教育有其特殊性,但放大這種特殊性不利于事業的整體發展。民族地區學前教育是區域教育事業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應基于區域整體規劃全面推進。三是民族文化與幼兒園課程融合,可以作為民族地區傳承本民族文化的重要手段。

          對于貴州省來說,為了確保邊遠貧困民族地區兒童接受學前教育,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是下一步工作的重點難點,需要進一步探索適宜的方法和策略。

          聽懂會說普通話可以促進小學教育質量提升

          貴州省少數民族語言多只在本民族內部生活中使用,在政治生活和學校教育中一般都使用國家通用語言。過去較長一段時間以來,由于國家通用語言障礙,少數民族地區基礎教育質量低、輟學率高引起了多方高度關注,教育部門采取了很多措施,如編制民族語言教材、培養雙語教師、培訓教師雙語教學方法等。以往,貴州省基礎教育階段雙語教育的方法,基本上是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將民族語言作為學生學習的“拐杖”,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進行翻譯解釋,促使學生理解教育教學內容,盡快學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在實踐中我們發現,利用民族語言作為“拐杖”輔助學習,對于學生來說,學習進度慢、學習效率不高,學業成績雖有提高,但總體上與漢族學生相比仍有較大差距。如何結合少數民族大雜居小聚居分布特點,找到一條幫助在國家通用語言學習上存在困難的學生快速適應學校學習及生活的有效途徑?當時的貴州省教育部門面臨一個急迫且不容回避的問題。

          上個世紀80年代末,貴州開始了相關研究。1987年對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調查發現,邊遠少數民族聚集地有國家通用語言學習障礙的人較多,特別是老人、婦女和兒童,他們無法跟外界交流,少數民族學生的學業成績也因此普遍比漢族學生低。

          為了改變這種狀況,研究人員在黔東南劍河縣擺尾鄉、久仰鄉兩個苗族聚居鄉進行了實踐研究。首先,在擺尾鄉中心小學附設的學前班設實驗班,并將當地一位苗族女青年派往貴陽市第六幼兒園學習半年,主要學習普通話和學前教育的相關課程。學習結束后,苗族女青年回學前班任教,主要任務是教會學前班兒童聽懂、會說普通話。對照班設在久仰鄉中心小學附設的學前班,對班內的學生按傳統方式進行教學。一個學期后,研究人員發現,擺尾鄉實驗班的所有孩子都能用普通話交流,都達到了聽懂、會說普通話的教學目的,這個結果令人驚訝且備受鼓舞。實驗班的孩子上小學后,研究人員又持續跟蹤了3年。結果發現,實驗班學生3年的語文、數學期末考試成績在全縣所有鄉都名列第一。

          研究人員將研究成果在全省進行宣傳,并于1995年將這一經驗擴展到了9個市(州),每個市(州)選一個縣,在極為艱苦的條件下發展學前教育。推廣研究進一步證實了劍河縣的研究結果,促使越來越多的縣教育局局長認識到,學前階段解決了兒童的普通話問題,學生進入小學后,學業成績提升明顯。這樣的認識,對于在民族地區發展學前教育意義深遠。1996-2000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項目落地貴州,將邊遠貧困民族地區散居兒童接受學前教育作為研究重點,招聘當地初中畢業女青年,組建游戲小組、巡回教學點,由縣城教師送教下鄉,指導教學,吸引家長參與學前教育。那時候,出現了“媽媽老師”,父親和爺爺參與學前教育對兒童成長有著積極作用的理念也被接受。越來越多的山村有了幼兒班、游戲小組,老百姓的堂屋、村里的黨員活動室、村委會甚至警務室等能找到的公房變成了孩子們的活動場所。那些年,發展學前教育很艱苦,但是積累了許多在民族地區發展學前教育的經驗,特別是學前兒童聽懂、會說普通話可以促進小學教育質量提升的經驗被縣級教育部門認可并積極推廣。2014年,為了幫助民族地區兒童學習語言,人民教育出版社選了20本優秀兒童圖書,給每本圖書配注了6種民族語言的語音,用民族地區會標準音的學生和教師配音,兒童用點讀筆聽讀。每個孩子拿到書,選擇自己的母語,就能聽故事了,他們覺得很親切。這些圖書被建議同時在民族地區小學一年級使用,幫助學生順利實現教學語言的過渡?,F在,雖然偏遠的少數民族村寨學齡前兒童不會說普通話的現象仍然存在,但這樣的情況總體來說越來越少了。

          解難題出實招促學前教育跨越發展

          貴州省積極發展民族地區學前教育,不僅促進了民族地區學前兒童的發展,更解決了長期以來困擾民族地區兒童的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難題。經過幼兒園學習的少數民族兒童進入小學學習時,幾乎大多數人都能聽懂、會說普通話,這也是貴州學前教育快速發展的原因之一。

          各級政府大力發展學前教育。近年來,貴州省整體規劃全面推進民族地區學前教育發展取得了顯著成效,實現了跨越發展。2011年是學前教育發展的春天,國家開始實施學前教育行動計劃,到目前為止已經實施了三期,中央財政共計投入貴州幼兒園建設資金74億多元。貴州在脫貧攻堅任務重的情況下,各級財政投入經費200多億元發展學前教育。目前,所有的鄉鎮至少有1所公辦園。而2010年的時候,只有1/3的鄉鎮有幼兒園。并且當時的幼兒園大多辦在小學里,多數為小學附設學前班。國家規定2020年每個鄉鎮至少建成1所公辦幼兒園的目標,貴州省2015年就完成了。2019年底,部分鄉鎮建成了第二個、第三個鄉鎮公辦中心幼兒園。55.6%的村有了幼兒園,其中近50%的村幼兒園為公辦園。脫貧攻堅給貴州省學前教育帶來了良好機遇,貴州省“十三五”以來投入近31.5億元,按照約8.2萬名幼兒要上幼兒園的規模設計。同時,又建設了300所異地扶貧搬遷點幼兒園,目前共有4.5萬名兒童從邊遠民族地區搬遷來,過渡到現代生活中,接觸到了紅綠燈、洗衣機、煤氣灶等現代生活設施,在設施設備齊全的幼兒園接受教育,他們的生活和人生從此改變。

          多途徑解決師資問題。2011年以來,貴州學前教育資源迅速擴大,教師補充成了最大的難題。貴州省采取以下措施解決教師問題:一是統籌編制公開招考一批。十八大以來共招聘幼兒教師近5萬人。 二是通過縣級特崗計劃解決一批。僅最近四年,各地縣級特崗計劃就招聘幼兒園專任教師9000余人。 三是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補充一批。通過以上方式,貴州省幼兒園教職工比從2010年的1:60提高到2019年的1:10,這些年的努力見成效了。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凱里市實現了公辦幼兒園在編與非在編教師同工同酬,非在編公辦教師工資從同工同酬前的3萬元/年,提高到同工同酬后的8.8萬元/年,這些非在編教師與在編教師在工資待遇、職稱評聘上同等待遇,同樣能當園長,同樣能成為名師,極大地穩定了教師隊伍。

          實施學前教育兒童營養改善計劃。2016年之前,貴州的農村幼兒園特別是邊遠貧困民族地區幼兒園不能提供午餐,孩子的營養狀況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2016年,貴州在全國率先實施學前教育兒童營養改善計劃,到2020年6月已投入16億元覆蓋全省所有農村公民辦幼兒園在園兒童。學前教育兒童膳食改善計劃給邊遠貧困地區兒童身心健康發展提供了保障。

          通過多年的探索和努力,學前教育已成為貴州特色教育強省三大支柱之一。2019年全省在園兒童已達到154萬人,其中少數民族兒童占比為43.74%,少數民族教職工占比為37%,專任教師占比為37%,跟少數民族人口占比一致,在園兒童占比略高。這充分說明貴州民族地區學前教育與全省學前教育呈整體融合發展的態勢。截至2019年底,全省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8%,公辦在園兒童占比52%,普惠性學前教育覆蓋率79.8%,均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入園難的問題基本解決,上好園的需要日漸凸顯。

          創新機制促學前教育提升質量

          集團化管理解決規范辦園難題。從2011年到現在,貴州省新增幼兒園8800余所,其中80%在農村,給監管帶來了極大挑戰。就全國來說,目前只有4個省的教育廳設學前教育處,貴州是其中之一,但也僅有兩個在編人員。市州、縣級教育部門大部分沒有相應的學前教育管理機構,這么多幼兒園如何監管?為了使新建幼兒園快速正常運行,貴州省結合實際提出了集團化辦園思路,依托城區優質幼兒園,以強帶弱,輻射帶動縣域內公民辦幼兒園共同發展。2019年,貴州省已有400個這樣的學前教育管理集團。通過集團管理,加快了新建幼兒園規范管理的步伐,有效遏制了幼兒園小學化傾向,為縣域內學前教育均衡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教研指導責任區提升辦園質量。2010年貴州省公辦園專任幼兒教師只有6000余人,目前已增至5萬人,新增教師占84%,新增的教師90%在農村。全省學前教育專職教研員只有21人,地方雖然有教研員的設置,但并不全是學前專業人士。學前教育質量提升的關鍵在教師,教師專業能力提升的關鍵在教研,面對教研人員缺乏、教研能力弱的嚴峻形勢,貴州省探索建立了學前教育教研指導責任區制度,以優質園為引領,組建覆蓋縣、鄉、村所有公民辦幼兒園的教研指導責任區。通過組織集中教研、實地指導、行動研究,幫助教師提升專業技能和教學水平,基本形成了“優化管理、科學保教、資源共享、共同提高”的工作格局。 就目前來看,教研指導責任區的正面效果正在顯現,尤其對全省學前教育質量建設重點工作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省級層面重點抓教研員能力建設,為各地教研指導責任區提供技術支持和經費支持。鑒于貴州省在教研工作中探索的經驗,我們希望國培計劃在項目設置和經費使用上,能夠更貼近教育發展的新趨勢,完善培訓機制,創新培訓模式,拓寬培訓范圍,將教研能力建設納入國培內容,使國培經費能夠支持教研員下園指導,如路費或基本生活補貼等。有些縣開始為責任幼兒園提供開展責任區教研指導的工作經費,但遠遠不夠。

          農村資源中心提升村級幼兒園效能。貴州省有8000多所村級幼兒園,布局分散,教研指導責任區和集團化辦園只能覆蓋到鄉鎮中心幼兒園,基本上就達到了輻射極限。這么多的村園該怎么辦?村園在園兒童占全省在園兒童總數的1/3,多為混齡班,有的村園不到10個孩子。這些幼兒園如果沒人管,教學內容很快就會小學化,甚至有安全隱患。多數縣區的村級幼兒園教師配備用政府購買服務方式解決,有的村園就只有1位教師守著10個孩子,連說話的人都沒有,究竟做得怎樣、誰去監管等這些問題非常棘手。當前,村級幼兒園的管理和質量提升刻不容緩。

          面對新形勢新問題,貴州省探索了以建設農村幼兒園集團化管理資源中心,推動鄉鎮村學前教育一體化管理的新機制。具體做法是以鄉鎮中心幼兒園為基地,為周邊村級幼兒園提供保教工作指導、課程資源支持、教學管理示范等,幫助促進農村幼兒園質量提升和內涵發展。實施成效得到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農村學前教育普惠提質”列入省委、省政府特色教育強省建設目標任務,并明確提出探索鄉鎮中心幼兒園和村級幼兒園一體化管理機制,到2025年每個鄉鎮將至少建成1所資源中心、每個縣建設1所省級示范幼兒園,引領農村幼兒園提高質量。2019-2020年,省級財政共投入5542萬元建設了768個農村幼兒園集團管理資源中心。鄉鎮中心幼兒園對村級幼兒園的輻射成效超出了預期,貴州省提升鄉村幼兒園辦園水平的經驗顯示,把鄉鎮中心幼兒園做強,輻射帶動村級幼兒園,實現鄉鎮村一體化發展,是解決農村幼兒園監管、提升農村學前教育質量的最佳途徑。

          傳承民族文化豐富課程內容。教育機構是少數民族文化傳承的重要載體和擔當,充分挖掘少數民族文化資源,探究少數民族文化資源與課程的有機結合,是教育部門不可推卸的責任。上世紀90年代開始,貴州省民族地區幼兒園就積極投入民族地區課程資源的開發和利用,將民族服飾、飲食、歌舞、體育、節慶、習俗、工藝等適合幼兒學習的內容融合到兒童學習與發展發展五大領域,形成了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幼兒園園本課程。幼兒園鮮明的民族文化特征,繪制了貴州省民族地區幼兒園走向全省乃至全國的亮麗名片。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2期,作者:謝旌(貴州省教育廳學前教育處處長)

          午夜DJ免费高清影院_欧美肥妇BBWBBWXX_XUNLEIGE入口日本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