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ike id="jqg4b"><pre id="jqg4b"></pre></strike>
      <bdo id="jqg4b"><th id="jqg4b"></th></bdo>

        <em id="jqg4b"><source id="jqg4b"></source></em>
        <em id="jqg4b"></em>
          <nav id="jqg4b"></nav>

          <sub id="jqg4b"></sub>

          關注丨3歲以下嬰幼兒托育難題何解

          2021-01-03 00:00:00

          返回列表

          生了娃沒人帶被迫辭職,怕沒人帶娃放棄生二胎……讓育齡夫婦糾結的托育難題,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以來愈加凸顯。

          生了寶寶誰幫帶?怎么帶?近日,由中國計劃生育協會等主辦的中國人口與發展論壇圍繞“托育難”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

          3歲以下嬰幼兒超4700萬,入托率僅5%左右

          托育服務供給不足,是造成育兒焦慮和抑制生育意愿的重要因素。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說,該中心調查發現,在有0—3歲嬰幼兒的家庭中,有托育服務需求的占30%,其中90%是2—3歲幼兒家庭。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調查數據顯示,我國0—3歲嬰幼兒入托率只有5%左右。

          賀丹說,現有托育機構中不到兩成是公辦的、普惠的,大多數是民辦機構。后者為了保證運行,價格較高?!拔覀冋{查發現,能接受其價格的家庭不到1/3?!?/p>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社會發展司司長歐曉理介紹,我國3歲以下嬰幼兒人數超過4700萬,每年有高達1500萬以上的新生兒,但托育服務仍然處于起步階段,并承受著疫情帶來的持續影響,長期看,還面臨服務體系建設缺口較大、普惠機構高成本壓力、人力資源瓶頸制約等挑戰。

          與城市寶寶相比,農村貧困和留守兒童可能更為弱勢。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理事長李偉介紹,該基金會和全國婦聯對貧困地區5000多名嬰幼兒的調查顯示,86.4%的嬰幼兒沒有接受過任何早期養育和照護的服務,家庭養育環境也很差。

          “相當多的貧困地區兒童處于‘成長環境不利狀態’?!痹诶顐タ磥?,如果缺乏公共政策干預,貧困的代際傳遞,可能在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身上延續。

          政策“組合拳”下,嬰幼兒照護服務體系正在形成

          0—3歲是嬰幼兒成長發展的關鍵階段。良好的嬰幼兒照護服務,對國民素質整體提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無疑具有重要的基礎性作用,對消除貧困、促進社會公平也具有特殊的社會意義。

          為破解托育難題,2019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到2020年,嬰幼兒照護服務的政策法規體系和標準規范體系初步建立,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效應的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

          為落實指導意見,有關部門打出政策“組合拳”。國家衛健委副主任于學軍介紹,國家衛健委會同相關部委研究出臺了托育機構設置標準、管理規范、登記和備案辦法等系列政策規定,開展了支持社會力量發展普惠托育服務專項行動等工作。

          中國計生協及各級計生協還充分發揮群團組織作用和優勢,廣泛開展“優生優育進萬家”活動進行宣傳咨詢和入戶指導,并實施“向日葵計劃”,建立“親子小屋”,促進農村兒童早期發展。

          “指導意見公布后,一年半的時間里,僅在工商部門登記的、有明確托育標志的企業,數量就相當于過去10年的3倍,發展勢頭很好?!眹倚l健委人口監測與家庭發展司司長楊文莊說。

          商業綜合體嵌入、社區辦點、幼兒園延伸、家庭“鄰托”、企業福利……于學軍介紹,各地也在積極探索實踐,發展多元化的嬰幼兒照護服務模式,嬰幼兒照護服務體系正在逐步構建。

          抓住“十四五”窗口期,發展普惠托育

          “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降低生育、養育、教育成本。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預測顯示,“十四五”時期出生人口會比“十三五”時期平均每年少200萬以上?!斑@正好為合理調配幼兒園學位和托位、推進托育服務體系建設創造了條件?!辟R丹說。

          難得的窗口期內,普惠托育該怎么做?

          楊文莊認為,家庭托育服務價格低,鄰里信任,嬰幼兒少有疏離感,值得大力提倡。但這種模式目前也面臨一些問題,如法律法規尚不允許以家庭自有住宅營業登記,監管不易,鄰里之間協調難等。他表示,將盡快研究家庭托育發展的管理規定和規范標準,支持家庭托育有關試點項目,并適時推廣。

          中國計生協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王培安建議,將托育服務納入基本公共服務范圍;在出生人口減少、學前教育資源有富余的地區,鼓勵“托幼一體化”,推動有條件的幼兒園開設托班,將2—3歲幼兒托育服務納入以公立機構為主的普惠性學前教育服務體系。

          同時,完善家庭福利政策,研究將0—3歲嬰幼兒托育費用納入個人所得稅抵扣范圍,探索建立育兒補貼制度;適當增加配偶護理假、家庭養育假等育兒假期,鼓勵男性參與子女照料,鼓勵家庭育兒的代際支持;鼓勵有條件的企業支持職工帶薪休假、探索彈性工作制等。

          “對貧困地區嬰幼兒照護服務的公共政策干預已經刻不容緩?!崩顐フJ為,可考慮將欠發達地區嬰幼兒照護服務納入基本公共服務體系,發揮計生協、公益基金會等組織作用,探索多樣化、全覆蓋的嬰幼兒照護服務模式。


          來源:《中國教育報》2021年01月03日第1版 版名:學前周刊,作者:新華社記者 田曉航


          午夜DJ免费高清影院_欧美肥妇BBWBBWXX_XUNLEIGE入口日本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