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ike id="jqg4b"><pre id="jqg4b"></pre></strike>
      <bdo id="jqg4b"><th id="jqg4b"></th></bdo>

        <em id="jqg4b"><source id="jqg4b"></source></em>
        <em id="jqg4b"></em>
          <nav id="jqg4b"></nav>

          <sub id="jqg4b"></sub>

          幼教人物丨張雪門:他改變了中國的幼兒教育

          2021-01-14 00:00:00

          返回列表

          在浙江寧波海曙區公園路192號,有座飽經風霜、卻極富現代氣息的獨特建筑——寧波市第一幼兒園。這是寧波最早的一所由中國人自己創辦的幼兒園(前身為星蔭幼稚園),它的首任園長,是民國著名的幼兒教育家張雪門先生。

          早在20世紀三四十年代,我國幼教界涌現出了兩位泰斗級人物,人稱 “南陳北張”,“南陳”是南京的陳鶴琴,“北張”即北京的張雪門。

          張雪門從青年時期就對幼兒教育產生興趣,并立志投身幼教事業,他一生著述無數,成為中國現代幼兒教育體系的奠基人之一,對我國乃至東南亞地區的幼兒教育產生了非常深遠的影響。


          張雪門

          張雪門(1891-1973),原名顯烈,字承哉、塵芥,浙江鄞縣人。著名幼兒教育家。
          清光緒十七年(1891)生。幼年研讀四書五經,后畢業于浙江省立第四中學。
          民國元年(1912),任鄞縣私立星蔭小學校長。
          1918年,任星蔭幼稚園園長。創立了當地第一所中國人自辦的幼稚園——星萌幼稚園,并任園長。1924年,入北京大學,研究幼兒教育。譯著《福祿培爾母親游戲輯要》
          和《蒙臺梭利及其教育》相繼出版。1926年,在《新教育評論》上發表《幼稚園第一季度課程》。秋,返孔德學校任小學部主任,兼任《新教育評論》。


          強調兒童本位

          1842年后的寧波,在“五口通商”后,有了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外國人通過教會勢力,先后在寧波城鄉,開辦了不少幼稚園和中小學。

          作為地道的寧波人,出生于1890年代的張雪門,從小熟讀四書五經,國學根底頗深。但承載他成長的頭二十年,并不是一個美好的年代——鴉片戰爭之后,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而此時中國的幼兒園教育,在“西學為用”的洋文化盛行的觀念下,基本走上了“復制粘貼”國外所謂的先進教學模式的道路。

          放眼當時的中國,仿效日本辦理的蒙養院,是為造就士大夫服務的;教會辦的幼稚園,是以宗教為本位的,為奴化教育而服務的。正是這些民族和社會現狀,刺激青年張雪門開始思考:教育的本質不是為了兒童的成長和民族強盛嗎?

          張雪門立志要改變中國的幼兒教育。

          1912年,張雪門受邀出任鄞縣私立星蔭學校(現寧波市海曙中心小學前身)校長。到1918年,星蔭學校校董、鄞縣潘火橋旅滬富商蔡琴蓀,欲耗銀400元,為其母作50大壽,后經母勸說:“不如將此款籌劃辦一所幼稚園”。

          8月,蔡琴蓀遵其母囑,就在星蔭學校附近的參議廟,創辦了星蔭幼稚園,聘請張雪門為首任園長。張雪門由此成為我國歷史上第一位男性幼兒園教師,開始了貫穿一生的實踐和研究。

          星蔭幼稚園成為張雪門投身幼教事業的第一塊試驗田。他完全摒棄了蒙養院和教會幼稚園的教學方式,強調釋放幼兒天性,提出著名的“兒童本位”思想,主張不要“老雞罵小雞,你這蠢東西!我教你的啯啯啯,你偏說是嘰嘰嘰”,使兒童被動地變作不幸的小雞。他認為幼稚園就是要讓孩子會玩、能玩,增進兒童身體的健康與快樂,從游戲中獲得交換知識技能等學識,長大后才能擁有適應社會的能力。

          張雪門的“兒童本位”思想核心,是利用生活環境中日常所見所聞的事物為教學材料,按時令的變化,從兒童的動機和需要出發設計和編制課程。

          他為此進行了大量的社會調研,并明確提出:

          稚園的課程就是“給三歲到六歲的孩子所能夠做而且歡喜做的經驗的預備”,主張把“技能、知識、興趣、道德、體力、風俗禮節種種的經驗,都包括在課程里,為幼兒適應生長提供有價值的材料。

          重視行為課程

          “他(張雪門)是清季的優貢生,為著愛好幼稚教育,引起家庭問題,更因家庭問題而愈加愛好幼稚教育”,據現代幼兒教育家張宗麟后來回憶,以及歷史中一鱗半爪的信息,張雪門曾因為熱愛的幼教事業,引發了重大的家庭問題,而這個問題即與妻子杜氏婚姻關系的破裂。

          這其中的一個重要時間節點是1930年前后,張雪門應北平香山慈幼院院長熊希齡之聘,編輯幼稚師范叢書,并在香山見心齋開辦北平幼稚師范學校,任校長。這時期的張雪門,開始了更系統地研究幼兒園的行為課程,提出“生活就是教育,五六歲的孩子們在幼稚園生活的實踐,就是行為課程”。

          張雪門對行為課程的提倡,可謂開時代之先,他認為幼稚園“首先應注意的是實際行為,凡掃地、抹桌、熬糖、炒米花以及養雞、養蠶、種玉米和各種小花,能夠實在行動的,都應讓他們(兒童)實際去行動”。

          張雪門的行為課程,與同時期的陳鶴琴的活動課程、陶行知的生活課程,都有一個共同點,即內容均來源于兒童的生活環境(社會的、自然的) ,涵蓋領域則包括了健康、社會、藝術、科學等方方面面。

          把張雪門這一時期的教育思想翻譯成一句大白話,就是“從生活中來到生活中去”,他認為“幼童一定先有了直接經驗,然后才可以補充想象”。

          蒙臺梭利也有類似的說法,認為6歲之前的兒童本身具有一種吸收知識的自然能力,即所謂的“吸收的心智”。

          一生不曾停歇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作為幼兒教育工作者的張雪門,竟然發現幼稚園里的兒童競相模仿日本浪人在中國的殘暴行為,這使他進一步意識到民族的危機本質是上是教育的危機。

          這樣的切膚之痛,使得張雪門終其一生都在為教育之初心不懈努力。他希望通過幼兒教育拯救中國,因為幼兒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礎,兒童才是改變世界的未來主人。

          他認為只有做好這一源頭性工作,才能真正 “鏟除我民族的劣根性,喚起我民族的自信心”。

          這大概就是張雪門作為一個教育家真正的抱負。1946年遠赴臺灣后,張雪門一度被日本奴化的臺灣教育深深刺痛,并下定決心要徹底改變這一現狀。于是,他一邊創辦育幼院,一邊培養幼教師資干部,把在大陸積累的教學和研究經驗不斷在臺灣進行復制和創新,最終使得臺灣幼兒教育呈現一片蓬勃。

          他本人也被臺灣教育界后輩尊為“幼教泰斗,萬世名師”。

          晚年的張雪門,患上眼疾,最終導致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只剩下微弱的視力,這使他不得不結束了育幼院的工作。此后的1960年,他又突患腦病導致半身不遂。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完全放棄幼教工作,演講、授課、著述,一樣也沒有拉下,《幼稚教育》、《幼稚園課程活動中心》、《幼稚園行為課程》等十幾本專著,都是在眼睛幾乎失明、手腳失靈、耳朵失聰身體狀況極度糟糕的情況下完成的。

          據不完全統計,他一生的著述達三四十部,發表相關論文三百余篇,總計逾200萬字。唯發自內心的熱忱無以阻擋,一代大師幾十年如一日的親身實踐,最終都轉化成指導和鞭策后來人最鮮活的教科書。

          直到1973年,張雪門因舊疾復發病逝于臺灣,享年83歲 ,一代幼教宗師就此隕落。而他一生中唯一留憾的事,是自客居臺灣之后再也未曾有機會回到大陸這片故土。


          文章來源:學前微主編公眾號, 本文選自《心理育兒》雜志10月刊


          午夜DJ免费高清影院_欧美肥妇BBWBBWXX_XUNLEIGE入口日本高清